酷博平台-欢迎您

                                                                来源:酷博平台-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2 02:55:59

                                                                《意见》提出要“健全地方税体系,调整完善地方税税制,培育壮大地方税税源,稳步扩大地方税管理权”。路径有三:

                                                                此外,间接税针对消费流量征税和比例税率的特点,使其与经济发展同步上升或下降,财政抗风险能力较低。而累进税率的所得税和针对存量课征的财产税,则具有更强的“自动稳定器”功能。

                                                                所以,税制改革要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由于增值税、消费税、关税等间接税,大多直接向企业征收(虽然最终会转嫁给消费者个人承担);直接向个人征收的税种,只有个人所得税和房产税、车船税、车辆购置税、印花税等税种中的一部分。我国税收80%以上来源于企业,呈现“重企业、轻个人”的特点,由此导致企业税负偏重。下一阶段,要通过优化个人所得税制度和推进房地产税立法提高直接税比重,这意味着我国税负结构将从以企业为主向以个人为重转变。

                                                                具体来看,完善和推动各项政策措施,稳定汽车生产,保障因疫情停工车企的合理资金需求,恢复上下游原材料、物流、用工供应;加快推出刺激消费措施,适当增加汽车限购地区的号牌配额、取消限购限行、放宽购车条件和牌照限制、推迟国六实施时间、减免路桥费、优化汽车消费补贴政策等,带动消费市场;加快放开皮卡进城的速度;加大汽车下乡支持力度,对农村老百姓购车实行特定的补贴或优惠政策;进一步减轻汽车消费总体税负,有条件减免购置税、降低消费税税率、贷款利息与个人所得税抵扣、二手车交易增值税调整,大力发展汽车金融等政策降低购车成本,刺激汽车消费;降低新能源、二手汽车首付比例、按揭利率,鼓励汽车金融向后市场延伸;大力发展二手车交易市场,加强汽车零部件市场监管;着手解决“停车难”、“充电难”问题。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这意味着我国税收将从企业负担为主逐步转向个人负担为重。

                                                                此后,房地产税立法在各种现实困境的羁绊下艰难前行。2018年,全国两会上明确提出,“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2019年,改革提速,两会上明确提出“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一字之差,从“妥”到“步”,表明房地产税立法已经到了讨论时机和步骤的关键阶段,房地产税呼之欲出。

                                                                税收流失严重,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比重较低(历年最高8.87%,2019年6.58%)的主要原因。提高直接税比重的关键之一,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从长远来看,将经营所得纳入综合所得,并降低最高边际税率、简化级次,是减少个人所得税流失,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实现“量能负担”、税负公平的必由之路。

                                                                建立和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促进公平

                                                                针对彭定康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的网络演讲中对香港特区政府施政大放厥词、肆意歪曲“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诋毁中央对港政策、恶毒抹黑中国国际形象,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表示极度愤慨,予以强烈谴责。

                                                                改革方向: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从重企业到重个人

                                                                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继续“难产”